Taste of Life

那些别树一帜的地方

        一路上,我和DD经常互相感叹“哇,这里漂亮”、“啊,这个角度好看”、“Oh my god”,突然某一瞬间我意识到原来网上看来的一个段子:现在让孩子背唐诗三百首,是为了将来他看到美景的时候,想到的是“落霞与孤鹜齐飞”,而不是“卧槽,好美”原来说的就是我这种人。我愧疚的看着三岁的小M拉着我手认真的说:妈妈,这里好漂亮。除了还不会说话的小L,我们一家真是把没有文学修养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其实相对于有山有水有树的好风光,我个人更爱有地方特点的景色,这些特色有些已经被开发成了标准的旅游景点,诸如:羚羊谷(Antelope Canyon),红杉公园(Sequoia National Park),马蹄湾( Horseshoe Bend)等等;还有许多奇妙之处还需要个人去寻找,比如莫哈韦保护区里的熔岩洞(Lava Tube,Mojave National Preserve);有更多极致的景色得过夜徒步才能一瞥,这个难度估计在最近几年是没法实现了。

 

       莫哈韦保护区的熔岩洞,应该是我们在这次旅行中碰到最少游客的地方。在谷歌地图上车道标注的不准确,叉路口得跟着指示才能找到。那一路颠的我们肺都要吐出来了,虽然开了一辆超大SUV,但坐在车上要不是强烈的感受到了汽车轮胎上的弹簧有多大的弹力,上上下下还以为在海里桄榔晃呢,甚至有次忽视了路边的警告“路两侧都是软沙子!”却停到路边去了,花了好几分钟才从沙子里吭哧吭哧滑出来,三十五度的天气至少一个小时都没有车经过又完全没有手机信号的路上,驾驶员DD在空调车里还是吓出一阵汗来。
       熔岩洞在地底下,下了扶梯爬着钻进洞里后,语言匮乏的我们同时呼出一声“哇~”,地面上两个不起眼的小洞,在漆黑的地下透进去两束光线,灰尘在光线中缓缓漂浮,小L和小M从来没有这么直观的见过光线和灰尘,伸手一把抓向光,每抓一次仔细看看手里,却什么也没有,便狠命的再去抓一把。不懂摄影的我想把他俩放到光束下照出天使的照片,结果人却在强光下照片里失去了踪影。

 

       盐湖城在我的记忆里,一直是和奥运会连在一起的。作为我们旅行中转城市,实在是吃够了中部一大堆国家公园美国菜后一个可以缓一缓我亚洲胃的好地方。但没想到盐湖城的盐田,却也值得一去,小M一见到大片的盐田,立马高兴的叫到“我要玩雪,我要玩雪”。

       颇为有乐趣的是一条Bonneville Speedway,创造出了好几个陆上速度最高纪录。大约是开过去的车大多是自家车,都没舍得开到盐上尝试,DD犹豫之后还是到这条speedway上撒了一阵欢,无限速还可以高速转弯,甩得人在车里东倒西歪,孩子们笑的没个停,小M回到了高速公路上还激动的想让DD像刚才一样。当然及时洗车也是必要的,车的下盘挂满了白色的盐结晶,那么厚彷佛都能感觉到它们正在吞噬汽车金属。

 

       人类真是很奇怪,如果你在农场里看到羊,羊能够被瞟一眼也是lucky了,如果你在动物园里看到羊,能摸上一下喂上一把草也挺开心的,但是如果在国家公园里看到一群羊就会有很多人围观拍照很久才会散去,这都是羊命啊,有的羊注定就是焦点吧。

野牛,黄石公园

       国家公园的野生动物是很有乐趣的一景。从进入第一个国家公园开始,到处都贴着条要小心保存食物,如何应对碰到熊的情况,我们从下车都要左顾右盼检查好熊出没,到第一次见到熊已经一个多月的行程过去了,我想大约是DD花了10欧买的从来没有拿出来用过的熊铃保佑了我们。
       国家公园观察野生动物规则:看堵车。如果前方有三五辆车停路边,应该是有大马鹿,羚羊或者少量野牛出没;如果有五到十辆车停路边不太堵车,应该是有大批野牛在吃草;如果开始堵车了,并且越来越严重,那就很可能熊来啦;如果堵车连头都看不到,等能看到堵车源头,路上的车纷纷往路边一丢、人都拿着相机狂奔下去,那么就应该是传说中的动物打架了。

       下图叫:大家来找“熊”:

黑熊,大提顿国家公园

       下图叫:镜头的背后:

游客,大提顿国家公园

       等等,别激动,我还有细节没讲完,就算是你到了堵车源头看到人人都在举着照相机望远镜也别太激动,因为你可能还是看不到,哈哈哈。作为下了车就抱着孩子跑出去的我们,有三分之一的情况是这样的,跑到观察地,抬头看了半天找不到,然后听到其他游客讲一个动物世界的故事。比如说,故事是这样的,之前有一只狼攻下来一只鹿,吃的差不多走了,现在来了三只郊狼在分食剩下的鹿,那个灰色点看到没有,顶上还有一只鹰在盘旋着,看到那个黑点没有;或者park ranger告诉大家伙,那边有只熊,每天固定这个时间都要游过河来一趟,大家一起来等啊等。听完这个故事,看看那个似有似无的灰点黑点,大家便愉快的回到了车里开走了,然后下一批找到停车位的人又来听听故事的人讲一遍。

       下图叫:我们肉眼看到到的最有趣的野生动物,熊吃草

灰熊,贾斯珀国家公园

 

       羚羊谷绝对是相当旅游团式的景点了,或者说印第安人经营方式的旅游景点。印第安人保留区的景点是有印第安人自己去经营的,所以不像其他国家公园一样都有统一的服务管理,可以从他们的组织上看出这种大家族式的管理方式。所有人必须跟团才能进去,没电脑纯手工记账预约时间的人工,四十来度的天气DD晒了一个多小时的太阳买到了下午的团,点名排队上长得好奇葩的改装越野车,进入羚羊谷后混乱的团队。但是,第一次跟团就是这么稀奇古怪的印第安式,并没有让人觉得不舒服,相反在沙漠里开的颠的东倒西歪的越野车让人倍感爽快,虽然整个tour一直嘈杂,所有人都是举头看景低头看人群,但羚羊谷这个景点确实够有特色才能养活了当地的所有印第安人。

       提到了印第安人保留区,还回想到从大峡谷出来到佩吉市的路上,有很大一片都是印第安人区,一路有不少印第安人开的小商品店,仔细去找找,能找到不少有特色的小玩意儿,诸如各种石头的首饰,打猎用的打磨的石头箭头等等。

       距离羚羊谷十几公里处,还有一个景点是马蹄湾,因为这两个景点位于大峡谷和黄石公园之间的路程上,所以两个景点都成了美西旅游团的必过之处。所有美美的照片后面,都是乌央乌央的人群,所以彷佛很震撼的景色,其实身后都是“快快,那边没人”,一瞬间,震撼便嘎然而止了。

 

       因为孩子太小,整个行程中我们坐不了直升机、漂不了流、骑不了马,赌不了博,遗憾之余突然想起来可以去蹦极啊。这件事情一直想做但又犹豫不决,心知如果这次不去做,必定会一直心心念,与其再念叨几年,不如赶紧乘着玩野了就有胆跳下去了吧。我们在佩吉的时候看到大峡谷上的Navajo桥有个景色极致的蹦极点,但预约都订光了只能作罢,然后选择了加拿大惠斯勒(Whistler)。

DD蹦极中,惠斯勒

       其实我挺不喜欢坐过山车的,包括直上直下的失重机也不喜欢,但现在回想起来蹦极却是值得一次尝试的,交钱去跳楼最后还保证活着的经历,也是人生体验了。关于蹦极的心情,其实基本上无可赘述,无非是紧张和兴奋,但看人去做和自己亲身经历不能等同,这两者的区别大概像书的目录和内容,但如果看书只看目录的话人生这本书大抵就太过无趣了。

       我想这种心情可以延伸到旅游的原因,我为什么背上一个双肩包就独自走过了小半个土耳其,为什么连续十个小时在伦敦西部走街串巷,我们为什么要带他们从一岁就进沙漠三岁就徒步,原因很简单,不过是想让本来无聊的人生多一点、再多一点乐趣。我想将来说到“蹦极”这个词的时候,会想起小M指着蹦下去的DD问我:“妈妈,爸爸为什么会飞”,“因为爸爸选择去飞”。

2 thoughts on “那些别树一帜的地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