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te of Life

走在路上

优胜美地不优胜的帐篷

优胜美地不优胜的帐篷

       记得高考后,和朋友毕业旅行中有一站是爬山采蘑菇睡帐篷。那个外面可以和朋友看星星,帐篷底下打了厚厚的水泥地、垫子被子软和的帐篷哟,是我对比家里床还舒服的帐篷最深刻的印象。优胜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是我们今年大旅行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提前四个月预定公园里的住宿,才发现都已经太晚了,只能得到一间四人的帐篷。可能是因为还没有进入旅游的状态,让我对突然从大城市跑到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国家公园没能适应。几天帐篷住下来,几乎带着逃跑的心情从优胜美地出去的。

匆匆走过京都

匆匆走过京都

       写京都之旅,着实让我不知从何下手,愤恨的丢了好几次笔(键盘)。和DD描述了我这种没有头绪的状态,DD说,本来去日本就是去看个文化的,看日本那些与外面世界不同的地方,只能从点滴的细节里才能感受到日本这个社会。我才恍恍惚惚觉得这篇不应该放到游记那一类,而是瞎说的分类下吧。去旅游最标准的期望就是,去中国看中国,去西班牙看西班牙,去日本当然是看日本啰。京都就是那个作为游客的我觉着很日本的地方,不仅满足我对日本文化的想象,还做到了极致,自然是很欢喜的。

小巧精致的大提顿公园

小巧精致的大提顿公园

       看了半个月美国南边一串儿的红色景观,已经审美疲劳的时候,终于进入了大提顿国家公园(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放眼又是有山有水有树的风景,我才顿感对拜仁风光的怀念,还是绿油油的看着心旷神怡哪。走在大提顿的路上,DD指着前面的雪山说:那个就是提顿山脉,你知道teton(提顿)什么意思吗?啊,teton不是只是个名字吗?DD猥琐的笑着:“teton”是法语的“胸”的意思。啊,那大提顿岂不就是巨乳公园。转头看,DD笑的更猥琐了。

城堡篇 — 重走新天鹅堡

城堡篇 — 重走新天鹅堡

       我肯定不止一次两次看到“浪漫古堡之旅”这个短语,却一直理解无能,到底“浪漫”和“古堡”这两个词是怎么组合到一块儿去的。当然不浪漫不代表不漂亮,那些年代里最有权势的人自然会把房子修在最美的地方,外带一个美貌的花园。路德维希二世算得上这些人当中最有天赋的那个了吧,背山面水,小城村落农庄,一应俱全,这是一个怎样爱美的人才能找到这个地方建了一座错落有致的城堡呀。

纪念没有恐袭的巴塞罗那

纪念没有恐袭的巴塞罗那

       城市游记最难写的地方在于,对于那个城市的不熟悉。越是多样化、底蕴越是深厚的地方,更是有种不敢提笔的感觉。只在一个城市里游荡个把星期,再吃几个评价不错的餐馆,散散步喝喝咖啡,我想绝对代表不了这个城市的一星半点特征。所能记下的,只是在我眼前出现的景色的一种描述和当时个人经过的心情。偶尔看到有人写到慕尼黑的游记,一方面觉着这哪算是慕尼黑呀,另一方面又觉着旅游者颇为可爱,那些个景点的犄角旮旯都能写的如此仔细,真是对这个城市极大的夸奖。

拜仁小景 — 清凉的帕特纳赫谷

拜仁小景 — 清凉的帕特纳赫谷

       虽然不信教,但感谢上帝和他妈妈,让我们一年里除了国庆、新年和劳动节还有十几天的假期,尤其拜仁还是天主教为主,又比新教的联邦州多出两天。一死一生再升天,全都是敬意满满的节日,于是很多人都纷纷以出游的形式来表达敬意。在天气好的节日早上,通往阿尔卑斯山里的公路总是车流,尤其在要进山区的那几个小镇,都要堵上十几公里才能进去。

桥篇 — Beyond the River

桥篇 — Beyond the River

       我家乡那个小城,市中心公园里,有几座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觉着很漂亮的桥,一片叶子一个桥墩独立分开的荷花叶桥,九曲桥,以及十二生肖桥。生肖桥是一座石桥,桥坡平缓,离远点看,水上水下虚实结合在一起的长椭圆弧线颇为优美,桥栏上左右各六座石头生肖。小的时候,一年里爸妈会带着去逛好几次公园,每次经过都要去摸摸自己属相的那座石雕。待到年长了些,每次走过那座生肖桥时,距离上一次过桥已经是一年、两年过去了。去年夏天,我带着小M和小L去桥上摸了摸他们自己的属相。当我走过那座至少二十多年没有改变的生肖桥后,突然觉着这座桥是我对于美丽建筑最开始的启蒙,回首看去,桥的那边是二十年前年幼的我慢慢抚摸着当时觉得刻的很美的属相,桥的这边是再次回来的我。

桥篇 — 心里的那座桥

桥篇 — 心里的那座桥

       桥的魅力,在对于一个城市的记忆里有时候会被忽略,似乎到处都有桥的影子,但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譬如说,谈起巴黎,几乎第一个叫出名字的就是卢浮宫,可是仔细想去,卢浮就是坐落在塞纳河边,塞纳的一侧河岸上一溜的街头艺术家摊子,穿过艺术桥(Pont des Arts)对着的另一侧是卢浮的背影。设想一下,没有艺术桥的塞纳就像是被剃光了头发的艺术家,怎么都飘逸不起来了。

那些别树一帜的地方

那些别树一帜的地方

        一路上,我和DD经常互相感叹“哇,这里漂亮”、“啊,这个角度好看”、“Oh my god”,突然某一瞬间我意识到原来网上看来的一个段子:现在让孩子背唐诗三百首,是为了将来他看到美景的时候,想到的是“落霞与孤鹜齐飞”,而不是“卧槽,好美”原来说的就是我这种人。我愧疚的看着三岁的小M拉着我手认真的说:妈妈,这里好漂亮。除了还不会说话的小L,我们一家真是把没有文学修养表现的淋漓尽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