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te of Life

走在路上

纪念没有恐袭的巴塞罗那

纪念没有恐袭的巴塞罗那

       城市游记最难写的地方在于,对于那个城市的不熟悉。越是多样化、底蕴越是深厚的地方,更是有种不敢提笔的感觉。只在一个城市里游荡个把星期,再吃几个评价不错的餐馆,散散步喝喝咖啡,我想绝对代表不了这个城市的一星半点特征。所能记下的,只是在我眼前出现的景色的一种描述和当时个人经过的心情。偶尔看到有人写到慕尼黑的游记,一方面觉着这哪算是慕尼黑呀,另一方面又觉着旅游者颇为可爱,那些个景点的犄角旮旯都能写的如此仔细,真是对这个城市极大的夸奖。

拜仁小景 — 清凉的帕特纳赫谷

拜仁小景 — 清凉的帕特纳赫谷

       虽然不信教,但感谢上帝和他妈妈,让我们一年里除了国庆、新年和劳动节还有十几天的假期,尤其拜仁还是天主教为主,又比新教的联邦州多出两天。一死一生再升天,全都是敬意满满的节日,于是很多人都纷纷以出游的形式来表达敬意。在天气好的节日早上,通往阿尔卑斯山里的公路总是车流,尤其在要进山区的那几个小镇,都要堵上十几公里才能进去。

桥篇 — Beyond the River

桥篇 — Beyond the River

       我家乡那个小城,市中心公园里,有几座现在回想起来都还觉着很漂亮的桥,一片叶子一个桥墩独立分开的荷花叶桥,九曲桥,以及十二生肖桥。生肖桥是一座石桥,桥坡平缓,离远点看,水上水下虚实结合在一起的长椭圆弧线颇为优美,桥栏上左右各六座石头生肖。小的时候,一年里爸妈会带着去逛好几次公园,每次经过都要去摸摸自己属相的那座石雕。待到年长了些,每次走过那座生肖桥时,距离上一次过桥已经是一年、两年过去了。去年夏天,我带着小M和小L去桥上摸了摸他们自己的属相。当我走过那座至少二十多年没有改变的生肖桥后,突然觉着这座桥是我对于美丽建筑最开始的启蒙,回首看去,桥的那边是二十年前年幼的我慢慢抚摸着当时觉得刻的很美的属相,桥的这边是再次回来的我。

桥篇 — 心里的那座桥

桥篇 — 心里的那座桥

       桥的魅力,在对于一个城市的记忆里有时候会被忽略,似乎到处都有桥的影子,但又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譬如说,谈起巴黎,几乎第一个叫出名字的就是卢浮宫,可是仔细想去,卢浮就是坐落在塞纳河边,塞纳的一侧河岸上一溜的街头艺术家摊子,穿过艺术桥(Pont des Arts)对着的另一侧是卢浮的背影。设想一下,没有艺术桥的塞纳就像是被剃光了头发的艺术家,怎么都飘逸不起来了。

那些别树一帜的地方

那些别树一帜的地方

        一路上,我和DD经常互相感叹“哇,这里漂亮”、“啊,这个角度好看”、“Oh my god”,突然某一瞬间我意识到原来网上看来的一个段子:现在让孩子背唐诗三百首,是为了将来他看到美景的时候,想到的是“落霞与孤鹜齐飞”,而不是“卧槽,好美”原来说的就是我这种人。我愧疚的看着三岁的小M拉着我手认真的说:妈妈,这里好漂亮。除了还不会说话的小L,我们一家真是把没有文学修养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梦想总是需要个开头

梦想总是需要个开头

       自己悄悄问问,青春时候的自己做过多少白日梦,又想过多少将来的梦想。我不要脸的随便拉两个自己的出来说说,幻想过有自己的钢琴演奏会台下掌声如雷,想象过上了大学学业轻松找到心仪的帅到无边的男生谈场旷世浪漫的恋爱,其他更加羞耻的白日梦么我也没脸皮说出来了。白日梦属于痴人做梦的程度,基本需要用买彩票的机率重新投胎去实现了。梦想的话,也可以随便说说,诸如要考上清华的研究生,十年如一日的写日记,能啃完战国策史记的大部头,显而易见,梦想没啥羞于出口的,只要多花点精力多花点时间便可以完成的略高于自己能力的目标。

Prologue

Prologue

       我这三十年的前半生大约都在读书了,读教科书读闲书,有用的没用的读了一大堆,到现在也都记不清了,年轻的时候小姑娘心思重,矫情的写了不少,多多少少给二十年的时间留了个记忆;之后大约是读腻了,又无人约束,就玩了之后的十年,混日子的带孩子的旅行的,有意义没意义的玩了十年,突然觉着就算是浑浑噩噩也得知道到底是怎么把日子混过去的,所以把五年前的blog刨了出来。博客啊,已经感觉像是上个世纪的科技了,念旧的人用起来还是觉着蛮好用,至少不需要让我从哪儿绑定银行卡手机号都无从下手。但最终因为访问受限的原因,稍微花了点精力建了自己的网站,把博客转到了这里。在这里可以写我所想,写我所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