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ste of Life
优胜美地不优胜的帐篷

优胜美地不优胜的帐篷

       记得高考后,和朋友毕业旅行中有一站是爬山采蘑菇睡帐篷。那个外面可以和朋友看星星,帐篷底下打了厚厚的水泥地、垫子被子软和的帐篷哟,是我对比家里床还舒服的帐篷最深刻的印象。优胜美地(Yosemite  National Park)是我们今年大旅行的第一个国家公园,提前四个月预定公园里的住宿,才发现都已经太晚了,只能得到一间四人的帐篷。可能是因为还没有进入旅游的状态,让我对突然从大城市跑到连手机信号都没有的国家公园没能适应。几天帐篷住下来,几乎带着逃跑的心情从优胜美地出去的。

匆匆走过京都

匆匆走过京都

       写京都之旅,着实让我不知从何下手,愤恨的丢了好几次笔(键盘)。和DD描述了我这种没有头绪的状态,DD说,本来去日本就是去看个文化的,看日本那些与外面世界不同的地方,只能从点滴的细节里才能感受到日本这个社会。我才恍恍惚惚觉得这篇不应该放到游记那一类,而是瞎说的分类下吧。去旅游最标准的期望就是,去中国看中国,去西班牙看西班牙,去日本当然是看日本啰。京都就是那个作为游客的我觉着很日本的地方,不仅满足我对日本文化的想象,还做到了极致,自然是很欢喜的。

做西点那点事儿

做西点那点事儿

       从小我是很爱吃甜食的人,小时候每年的大奶油生日蛋糕可以吃好几天,上面的奶油花也没觉着腻;用勺子挖着吃巧克力酱(奶油巧克力攀司,我滴娘,查了半天才知道攀司是paste的音译,这么高大上的翻译到底谁想出来的~),长大后才发现,咦,这不就是山寨Nutella么,当年能用小勺子省着吃还一口气挖完大半瓶;还有铁皮盒子装的柠檬糖,外面有一层薄薄的糖粉,等几秒钟化了后,酸到牙缝里的柠檬味儿就出来了;中学的时候,存点钱下来就赶快去家门口天桥下的小卖部买块德芙巧克力,当年怎么都不会想象得出来还有更好吃的巧克力能是什么味道了吧;黄油曲奇饼干是少见的,印象里几次吃过都是别人从外地带来送的,两个手指头一夹一嘴儿就没了;后来出了3+2饼干,长期占领了我最爱的饼干,口味最爱当属香芋,一层一层掰开,先啃掉奶油层,再吃饼干,形成了将来我吃所有夹心饼干的强迫症顺序;百乐滋百奇这么高大上的零食,是上了大学才吃上的,那个时候还疑惑,抹茶到底是个什么茶。

小巧精致的大提顿公园

小巧精致的大提顿公园

       看了半个月美国南边一串儿的红色景观,已经审美疲劳的时候,终于进入了大提顿国家公园(Grand Teton National Park)。放眼又是有山有水有树的风景,我才顿感对拜仁风光的怀念,还是绿油油的看着心旷神怡哪。走在大提顿的路上,DD指着前面的雪山说:那个就是提顿山脉,你知道teton(提顿)什么意思吗?啊,teton不是只是个名字吗?DD猥琐的笑着:“teton”是法语的“胸”的意思。啊,那大提顿岂不就是巨乳公园。转头看,DD笑的更猥琐了。

城堡篇 — 重走新天鹅堡

城堡篇 — 重走新天鹅堡

       我肯定不止一次两次看到“浪漫古堡之旅”这个短语,却一直理解无能,到底“浪漫”和“古堡”这两个词是怎么组合到一块儿去的。当然不浪漫不代表不漂亮,那些年代里最有权势的人自然会把房子修在最美的地方,外带一个美貌的花园。路德维希二世算得上这些人当中最有天赋的那个了吧,背山面水,小城村落农庄,一应俱全,这是一个怎样爱美的人才能找到这个地方建了一座错落有致的城堡呀。

夜市的味道 — 避风塘炒蟹

夜市的味道 — 避风塘炒蟹

       热闹的夜市是我最怀念国内生活的一部分, 什么样的人都聚集在一个个小摊上,在那个乱七八糟的环境下吹大牛的、喝小酒的、老友相见的、抽空踩拖鞋出来吃个夜宵的,不论是浮夸还是贴心的聊天,都是放下一天匆忙后最轻松的时刻。夜里的味觉是最容易得到满足的点,只有在馋极了的情况下才会在夜市上放开吃喝,也就吃嘛嘛香了。

纪念没有恐袭的巴塞罗那

纪念没有恐袭的巴塞罗那

       城市游记最难写的地方在于,对于那个城市的不熟悉。越是多样化、底蕴越是深厚的地方,更是有种不敢提笔的感觉。只在一个城市里游荡个把星期,再吃几个评价不错的餐馆,散散步喝喝咖啡,我想绝对代表不了这个城市的一星半点特征。所能记下的,只是在我眼前出现的景色的一种描述和当时个人经过的心情。偶尔看到有人写到慕尼黑的游记,一方面觉着这哪算是慕尼黑呀,另一方面又觉着旅游者颇为可爱,那些个景点的犄角旮旯都能写的如此仔细,真是对这个城市极大的夸奖。

拜仁小景 — 清凉的帕特纳赫谷

拜仁小景 — 清凉的帕特纳赫谷

       虽然不信教,但感谢上帝和他妈妈,让我们一年里除了国庆、新年和劳动节还有十几天的假期,尤其拜仁还是天主教为主,又比新教的联邦州多出两天。一死一生再升天,全都是敬意满满的节日,于是很多人都纷纷以出游的形式来表达敬意。在天气好的节日早上,通往阿尔卑斯山里的公路总是车流,尤其在要进山区的那几个小镇,都要堵上十几公里才能进去。